头部

中国政府网 | 山西省政府网 | 简体 | 无障碍通道 | English

“和声鸣盛”

发布时间: 2017-12-04 09:32
来源: 大同文旅
阅读量:
     

鼓楼西向第二层上悬挂的是一块黄底黑字的横匾,上书“和声鸣盛”四字,行书,字集自宋代大文豪苏东坡。其中“和”的一横拉得很长,“鸣”字的末笔也写成一长横,繁体字的“声”字又写得较长,这样三个字搭配起来反倒好看得多;如果再与其上方,即三层的“振德”二字合观,则更可见出集字者的匠心:“振德”二字有几个长撇,尤其是两字的第五画都很潇洒地甩了出去,以致“振”字必须提得很高,才能保证那一撇的完全,而“德”字又由于那一撇太长让全字大为倾斜,现在,有了“和”“鸣”两个长横的平衡,两匾合赏,则原本的奇险都得到救应。前些天为了撰写这几篇小文字,专门请教了古建所的白志宇所长,承告当年集字工作是由大同本地的名书家殷宪先生承担的。可见,主事者可称“得人”。

从字义来看,“和声”是众多的声音很和谐的意思。“和”字有几种不同的写法,或者说它有几个不同的来源,比如“咊”、“盉”、“鉌”、“龢”。其中“咊”、“盉”说的是“五味”的调和,来源于饮食、烹饪,《集韵》所谓“调也”;又,《礼记》之《礼运》有“六和”的概念,经学家郑玄为其所作《注》曰:“春多酸,夏多苦,秋多辛,冬多咸,加以滑甘,是谓六和。”《周礼·天官》则记载:“内饔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。”这是“和”字的一个重要来源。其中,“咊”字以“口”为形符,强调的是食物最终要入口;而“盉”以“皿”为形符,强调的是食物要盛在器皿中。“鉌”、“龢”说的是五音的调和,来源于音乐。《舜典》所谓“律和声”,《广韵》所谓“声相应”是也。《吕氏春秋》有言:“正六律,龢五声,杂八音,养耳之道也。”相反,《礼·檀弓》之“竽笙备而不和”,说的正是乐器多而不能演奏得和谐。再进一步来细作区分,“龢”可认定为管乐和合,“鉌”可认定为钟乐和合,因“龢”字从龠,“鉌”字从金。从大的方面来看,“咊”、“盉”两种写法与味觉有关,“鉌”、“龢”则与听觉有关。到字形统一、简化为“和”字,应该说它已高度概括为抽象的一般的“和谐”、“调和”的意思了。

“鸣盛”在旧时代尤其古时是个很常见的词,甚至有的人的名字也取用,比如清代著名的文人,《尚书后案》、《十七史商榷》的作者王西庄本名即“王鸣盛”。书名亦有《鸣盛集》,其命意显然,而内容亦可据知。所谓“鸣”,初始义自然是指鸟的鸣叫,比如著名的“凤鸣歧山”,以后则引申为“歌唱”、“歌咏”、“歌颂”。比如元人贡师泰有《拟古》诗,其中一联写的是:“一鸣垂衣裳,再鸣致时雍。”此处所谓的“鸣”,显然都是歌咏、赞叹之意,“垂衣裳”说的是垂拱而治,“时雍”则说的是时代雍熙和乐。“盛”指“盛世”,即美好的时代、安康的社会。“鸣盛”合起来就是歌唱美好时代、歌颂美好社会之意。旧小说《平山冷燕》第一回中写道:“天子又道:‘朕见太祖高皇帝每宴群臣,必有诗歌鸣盛。’”所谓“诗歌鸣盛”就是以赋诗、歌唱的形式,赞美盛世。

合起来看,“和声鸣盛”的意思是以最和谐的声音,或者说是众口一词,赞美、讴歌美好的时代、幸福的生活。古人这样的联语就不少,比如:“和声鸣盛世,鼓乐庆阳春”“和声鸣盛世,雅乐协元音”都是很典雅的对子,而且是标准的“主旋律”、传播的无疑也是“正能量”。

(本文作者韩府)

 尾部

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
主办:大同市人民政府   承办:大同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 技术支持:大同市人民政府信息化中心

地址:大同市文瀛湖办公楼主楼11层(大同市兴云街2799号)  邮箱: 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晋ICP备08000733号  晋公网安备14020002000138号 网站标识码:1402000004